威廉希尔 · 2022年8月5日 0

就这么简单按照当下的网球游戏规则来打网球

经过一审,上诉,终审后,最终“占有原则”战胜“谁先看到谁先占有原则”,法官把狐狸判给了皮尔逊先生。

“狐狸案”在美国司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,从此,它为美国的《财产法》确立了“占有原则”,成为财产判案的基本原则,一直延用至今。

如果皮尔逊击毙狐狸后,没有及时拿走,而是又被路过的第三者捡走了,那狐狸是否就属于第三者?

波斯特白追了狐狸,皮尔逊白浪费了一颗子弹,法院也白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进行审判,而狐狸也已经发臭甚至还带来病毒,都是一群愚蠢的人,这里没有一个赢家。

以前一直以为,法律就是至高无上的公平公正,就像法院门前的雕塑展示给我们看的那样,一手捧着法典,另一手举着平衡的天平一样。

它说的意思是,法律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当下社会整体能够运行这个问题,而不是追求每一个单一案子的绝对公平。

也就是说,在规则制订的合理性与执行效率之间,必须要有平衡,但是,规则制订与时俱进的完善不会改变,规则公平公正的核心主旨也不会改变。

讲这个故事,是因为9月6日,德约科维奇在美网比赛中因网球击中线审,被判负出局,并且取消本界美网余下比赛资格的事情。

事情是这样子的,一球结束后,德约科维奇把手上的余球拍向场边的球童,但是很不巧,球击中了底线裁判的喉咙,她应声倒地。

网球的重量是57克左右,直径大约5.7厘米,比鸡蛋大一些重一些。因为这个重量在,就算不怎么用力,被网球击中都会比较痛,何况是喉咙这么脆弱的部位。

德约科维奇在击球的时候视线并不在线审身上,击中后他的第一反应是举手致歉,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他并非故意击向线审。

随后的判罚,他和主裁和大会提出了异议,但是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处罚,并且他在晚间发布了致歉声明,向线审再次表示歉意。

熟悉德约科维奇的人大概都知道,他并不是一个球场上性情暴烈的人,至少有其它更多的选手出现过摔断球拍,失球后还依然奋力发泄击球的行为。

这一次的事情,至少我们没有看出他有过激的情绪和发泄动机,而且有“坦白从宽”,他对处罚的处理态度也是可以让人接受的。

当然,也有人可以认为他就是输球了之后的泄愤,罪有应得,因为事实就是线审被击中了。

事情已经发生,不需要再去争论对德约科维奇的处罚公平公正与否,因为就像我们看过的其它比赛一样,不会改判。

就像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,马拉多纳的“上帝之手”伸出去了就回不去了。

德约科维奇作为一名球员,他服从赛会的判罚,遵守规则,让其它的比赛能够进行下去,这是他自愿选择作为一名职业网球运动员后就应该保有的契约精神!

除些以外,我们都应该把这些人名都一一抹去,只留下这个事件本身,当面对这样一个普遍性的现象时,基于现在的争议,应该如何完善规则?

取消球童,比如说无人机代替捡球、递球、递毛巾之类的工作。取消所有线审,包括主裁,只用鹰眼作判决。可能需要在球场与观众席之间设置围栏,以防比赛过程中网球击中观众,造成的误伤肯定是违反运动精神的。特别是有些球员喜欢在完胜后把网球击向观众席,或者把护腕之类的物品抛向观众作为纪念品赠送,如果击中观众,或者造成抢夺时的意外,围栏也正好可以避免这个状况。

击中的时候可能又存在故意和非故意,又甚至有人是“投怀送抱”,那该怎么办?

在大胆猜测地时候,也请不要忘记小心地论证,比如:观看体验,现场气氛,球员与观众之间的互动,比赛项目对观众和社会的影响等等。

它的正式名称是“即时回放系统”,最早在2001年问世,在2006年的网球比赛中开始引用。当年的美网成为率先使用该项技术的大满贯赛事,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,成为首次使用鹰眼的奥运会比赛。

鹰眼虽然消除了主观判断,增加了比赛的公平、公正性,但它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比赛的中断。所以在现在的比赛中,作为平衡,每局比赛也只设置了3次鹰眼挑战机会。

同时,鹰眼挑战所带来的球员、线审和主裁之间因为误判、不信任和权威性所产生的微妙肢体语言和心理变化, 一直值得寻味。因为目前做不到取消现场线审和主裁,他们在维持现场秩序,处理突发事件上依然非常有存在的必要。

鹰眼不完美,但是它的引入比没有鹰眼时带来了更多的好处,虽然它目前还不完美,但毕竟它推动了前进的车轮,这就是当下最好的解决方案,这就足够了!

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比如治病,这不是最好的药,也有那么多的副作用,但是目前就只有这个最好的了,难道你就不吃干等吗?

又比如说苹果手机,它的每一代产品都有瑕疵,但是它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点还是会如期进入市场,就是因为它需要在当下最好的解决方案之下经营下去,而且,新的问题总会不断产生 ,完善的永远是下一代的产品。

再回到网球上,也衷心希望广大的球迷不需要就这件事情再给予德约科维奇,线审和赛会舆论压力,他们都做了这个时代最合适的事情。换一句话说,他们在这个时代里遵纪守法,没有渎职不作为,这不值得我们尊敬吗?